12月17日,日本安倍內閣審議通過了《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新《防衛計劃大綱》以及《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這三份文件勾勒出了日本未來5至10年將在軍事安全領域採取的戰略、政策和行動。如果結婚說“安倍經濟學”舉起的是“三支箭”,那麼這一次“安倍安保學”掄起的則是“三板斧”。
  這“三板斧”的核心要素包括:兜售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大幅提升軍事安全手段在國家安全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今後10年建ARMANI設“綜合機動防衛力量”,擴充軍備規模;未來5年增加防衛預算,補充和引進一大批先進武器裝備。
  安倍為其“三板斧”進行了包裝,試圖讓國際輿論看到這“三板斧”都有閃亮的外衣。上述文件聲稱,日本“作為一個熱愛建築設計和平的國家,將一如既往地堅持走在和平道路上”,日本“作為國際事務的一個重要參與者,將扮演更加積極主動的角色”。
  事實上,這“三板斧”再次暴露了安倍及其所代表的日本右翼勢力的野心。安倍再次擔任首相後,就迫不及待地在今年2月訪問美國期間宣稱“我回來了,日本也會回燒烤來。”安倍的如意算盤看來是——依靠經濟上的“三支箭”和安保上的“三板斧”,其本人有關“日本現在不是今後也絕不做二流國家”的信條就會變成現實。
  這“三板斧”的要害在於,日本要走“再軍事化”道路,而不是像文件中所說“堅持走在和平道路上”。戰後“和平憲法”規定,日本不保持“陸海空軍力量和其他戰爭力量”,永遠放棄發動戰爭的主權權借貸利,不把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也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應該說,在戰後相當長時間內,日本遵守“和平憲法”、奉行和平外交,承諾永遠放棄發動戰爭權,客觀上促進了日本和東亞地區的穩定、發展與繁榮。
  而如今日本國內存在的三個趨勢相互疊加,正在把日本推向危險的“再軍事化”道路:一是不願正視侵略歷史甚至否認侵略歷史的逆流大有成為主流的趨勢;二是在與鄰國領土和海洋權益爭端上不斷挑釁的趨勢;三是在安全戰略上不斷突破“專守防衛”和炒作“中國威脅論”的趨勢。
  安倍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對上述趨勢加以利用並推波助瀾。安倍掄起“三板斧”,就是要打破戰後形成的和平憲法和國際秩序的束縛,以使日本“歸來”:恢復“往日輝煌”,在亞洲再次“稱雄”。為此,安倍把中國當成最大假想敵,渲染“中國威脅論”。這與地區和平發展的潮流相違背,是倒行逆施。
  一個扭曲歷史、以鄰為壑的國家,不論玩弄多少“價值觀外交”、籌劃什麼“民主安全菱形”、吹噓什麼“積極和平主義”,最終都不會取信於鄰國,取信於國際社會。也許本地區個別國家出於種種原因會暫時迎合、默許甚至支持日本的“再軍事化”,但這種“再軍事化”帶給本地區的不是福,只會給地區安全局勢註入更多的複雜因素,到頭來帶給日本的也必定不是福。
  安倍在經濟上射出“三支箭”,起初似乎讓日本經濟有了起色,目前的各項經濟指標卻顯示這“三支箭”有點兒“強弩之末”的味道。安倍在安全上執意掄起“三板斧”,與其說有助於日本“大國振興”,倒不如說到頭來是自殘。
  (賈秀東,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海外網專欄作者)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日本

zc90zcjw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